提前获知补偿信息农民套19万补助款

2019-03-05 16:21:43 来源: 哈尔滨信息港

提前获知补偿信息 农民套19万补助款

4年前,宜州市福龙瑶族乡定满村村民,以为天上突然掉下馅饼:有人自愿帮助管护村内荒山,无需任何报酬,且所有收益也都由村屯所有。  2年后,村民们却突然发现,由国家发放的重点公益林补助款,被当初提供馅饼的人占去11万元。  原来,宜州市庆远镇一农民,提前获悉国家将对重点公益林发放补助,遂与定满村各屯签订合同,其中一条规定,国家给予的任何补助将不由村屯享受。  目前,宜州市公安局已介入调查,政法部门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19万林业补助款少了一半  去年4月,宜州市检察院接到福龙乡定满村12名村民来信,称其村支书出具虚假证明,冒领村委会各屯公益林补偿金。  宜州市福龙乡位于宜州南端,而定满村则是福龙乡偏远的乡镇之一,信息相对闭塞。  据村民们称,去年年初,林业部门开始发放2007年至2008年的重点公益林补助款,按照每亩补偿4元的标准,自己屯内应得到补偿款17240元,但村支书唐某却称仅7800元。  去年5月,宜州市公安局介入调查。然而,唐某却拒不承认冒领款项,并称补助款是被一名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领取。  唐某称,3年前,各村屯小组长曾与他签合同,每亩补偿价格按2元发放,因此在补偿金发放不久后,便迅速被该工作人员收回。  据村民们回忆,2007年12月,一位名为廖某的人,曾来到村内,召集各自然屯屯长开会,称要保护村里荒山,要求各屯长与其签订一份《封山育林管护合同》。  合同中称,由廖某负责调处各处荒山纠纷,协调各处坏林毁林行为,管护期间,由廖某给村屯每亩2元。这些条款让不少村民开始认为,廖某是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  然而,合同末端的一条:管护期间,国家或上级有补贴的,由乙方(廖某)享受。  唐某称,当补偿金存折发下来后,廖某便以合同这一条款,将存折收回,原本19.7万的补偿金,而廖某只退回8.5万元。  提前获知补偿信息  在接受采访时,廖某坦承,与他人签订合同,正是为获取公益林补助款。  廖某称,2007年,自己在福龙乡做苗圃生意,一个偶然的场合,自己获悉国家近期将对封山育林的村屯进行补偿,于是花费100元请人帮助制作了一份《封山育林管护合同》,然后才与唐某联系,召集小组长。  在龙拱村、京口村和宜州村,虽然村屯小组长也与廖某签订合同,却拒绝给补偿款。廖某还与古桃村小组长签订合同,支付补偿款8万多元,通过这些合同,廖某共获取补偿金19万元。  廖某称,自己从未说过是林业部门的,且这些合同是村屯小组长自愿签订的合同,自己有权力获得这些款项。  宜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周小东称,冒充国家干部罪或合同欺诈罪等罪名都不贴切,将案件定性为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实在犯难。  今年年初,宜州市政法委协调公安、法院、检察院和司法等多部门进行研讨,多部门均认为,这一事件廖某与村屯签订的合同无效,而这一事件属民事案件。  宜州市政法委相关领导称,由于是民事案件,只能由村民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政法部门将全力给予帮助;宜州市政法委已协调林业部门暂停发放该村公益林补助款;福龙乡纪委正对村支书唐某展开调查,三管齐下,努力维护群众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