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士百六十九章夜下山门

2020-01-24 21:22:31 来源: 哈尔滨信息港

天才相士 百六十九章 夜下山门

玄人咽了口唾沫之后,xiǎo心翼翼的开口道:“那贼子説,师弟你算是个什么玩意儿,只消他一抬脚就能像踩蚂蚁一般踩死几个!”

“无耻之尤,无耻之尤,居然敢如此羞辱我,我一定要下山让那贼子看看到底谁才是蚂蚁一般的存在!”应本就是修习术法的天才,在龙虎山上得宠无比,而且天资聪颖,从来未曾一败,是以自幼骄傲无比,如何能受的了玄人这般挑拨。

玄人见状大喜,心中暗赞自己使出当初何占奎对自己使出的这一招,果然效果显著无比,只是这么几句话便让xiǎo师弟上钩了。

看着一边应三尸暴跳七窍生烟模样,玄人决定再下一剂猛料。一把扯住应袖子,惺惺作态擦了一下眼眶,轻声道:“xiǎo师弟,你就别再和他一般见识。那xiǎo子手中有化形阴灵帮助,恐怕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化形阴灵?”听到玄人这话,应脸上顿时显出一抹狂喜之色,浑身颤抖看着玄人道:“这天生灵物有德者居之,这东西必定是我应的才对!”

“师弟你説得对,这种东西哪里是他林白能够占有的,理应是丰神玉树的xiǎo师弟你才应该有的东西!”玄人一脸深为赞同的模样,笑道。

局势到了如今的模样,玄人心中得意不已,就算是师父张正一不肯为自己出头,但是有应这个天才xiǎo师弟给自己撑着,那大仇也是能够报的了。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应就是个天才,而且是那种古往今来都极其少见的天才。

天才这个词现在被人滥用的太多,很多已经成了贬义词,但是应却是那种字面解释的真正天才,这家伙到底有多天才:五岁之时便将山上山下的诸位师兄弟的命数给算了个通透,别人见着他就要躲着走,生怕从这xiǎo家伙嘴里边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十一岁的时候张正一就感慨龙虎山一脉必将大兴,而这一切的希望就在应身上。

到了十六岁张正一便无法传授他相术,安排他开始研读龙虎山后山藏书,一年之后,龙虎山后山的藏书便让他看完了六成,就是这六成,便已经是龙虎派历代祖师都未曾研习完的。

张正一对这个天才到了极diǎn的宝贝儿子可以説是宝贝到了极diǎn,从xiǎo就爱护有加,不让外界对他有丝毫影响,也正是如此,这xiǎo子从不在外界知名。

玄人的关系和这xiǎo子关系极好,便也是因为这一年,应乃是少年心性,山上的东西对他来説吸引不大,倒是山下的花花世界对他来説诱惑颇大,但是碍于张正一的管教,无法下山,而玄人每次回山都给他带不少山下的东西,一来二去,二人便搅在了一起!

但玄人清楚,如果应和自己下山的话,相术界将会翻起来多大的波涛!

“师兄,你在想什么呢?你和我説説那林白的相术修为和我比较起来,到底怎样?”应见玄人怅然若思,轻咳了几声之后,便急声询问道。

玄人收拢心神,干笑了几声,看着应笑道:“那xiǎo子不过是占了化形阴灵的便宜罢了,要不然师兄我也不会输给他。如果没有化形阴灵师兄我都轻易能搞定的人,师弟你一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倒也是,当今相术界能够和我应比肩的人屈指可数,而且这几年我又把龙虎山后山的藏书看了七成有余,放眼整个天下,能压我一头的人恐怕还没生养出来!”应被玄人这么一番吹嘘,心中的骄傲劲儿忍不住就又出来了,笑眯眯道。

玄人听到这话,心里边愈发的高兴,佯作叹了口气之后,轻声道:“我劝师弟你还是留在山上吧,要不然下山之后遇到那化形阴灵出了什么事情,师父动怒,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父亲动怒就让他动怒好了,而且区区化形阴灵对我应来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我要那东西乃是用它来琢磨我在后山寻思到的一桩功法罢了。”应满不在乎轻声説道:“而且我们此次下山,我还要带一些趁手的东西!”

“什么东西?”玄人急声道。

应淡淡一笑,伸手从怀中取出来一物放在玄人面前,轻声道:“师兄,你看这是什么?”

“这!难道这是咱们龙虎派的传教至宝?xiǎo师弟你怎么把这宝贝给拿出来了,如果师父知道了,这可是天大的祸事!”玄人看着应手中的物件,瞠目结舌,震颤道。

应丝毫不为所动,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这东西本来就是一直我在掌管的,就算是父亲大人来了也没用,而且这东西龙虎派上下只有我一人能用,留在山上又有什么用!”

玄人惊慌不已的盯着应,心中虽然有狂喜,但是也还有惊慌。让他高兴的是,能够让应下山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如今这xiǎo子居然还把龙虎派镇教之宝带上,就算是林白再有三头六臂也抵挡不住。

但是也正是把这镇教之宝带下山也同样让他心中忐忑不安,这东西代表的可是龙虎派的千年道统,如果出个三场两短,恐怕是要惹下天大的祸事,到时候所有的罪名都得他一个人一力承担,成为千古罪人!

“择日不如撞日,师兄你还犹犹豫豫什么,父亲大人此时已经安歇,何不趁着夜色你我师兄弟二人赶快下山!”应看着面上阴晴不定的玄人大刺刺开口道。

玄人一咬牙,没再犹豫,将屋中带上来的物件胡乱一卷之后,领着应跌跌撞撞便朝着龙虎山下奔去!

龙虎山上,夜色低沉。

张正一跪倒在三清祖师像前,默默念诵经文,没过多久,房门被人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一身青灰色道袍,面目清秀的xiǎo道童。

这xiǎo道童走到张正一身前施了一礼之后,轻声道:“祖师爷,xiǎo师叔和玄清师叔趁夜色溜下山了!”

张正一脸上面色不变,嘴唇翕动,沉声念诵着经文。

经文诵读完之后,张正一缓缓起身,走到一边的椅子处坐下,轻声道:“下山就下山吧,他也这么大了,也该出去见识见识世面,总不能当个井底之蛙一辈子!”

“祖师爷,xiǎo师叔下山的时候把咱们的阳平治都印也给带下山了!”xiǎo道童咽了口唾沫之后,看着张正一紧张兮兮开口道。

话音一落,张正一脸上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站起身看着xiǎo道童沉声问道:“他把阳平治都印给带下山了?”

“如果看守山门的师兄没听错的话,xiǎo师叔应该是带着阳平治都印下的山!”xiǎo道童看着面色阴沉无比的张正一,轻声道。

张正一再不发一言,一屁股跌落在了椅子上,翕动着嘴唇喃喃道:“这孩子,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阳平治都印啊,他以为是什么东西,那可是我们龙虎派千年流传下来的至宝,如果出了什么差池,我到了地下还有何面目去见列位祖师爷!”

阳平治都功印,厚七分,横长各寸半,方纽,治净室也。丹印二颗,文同制一,厚七分,横长各二寸一分,五金杂成。玉刻大阳平治都功印一颗,厚七分,横长各三寸半,金璃纽,白如冰雪。

这阳平治都印乃是龙虎山张天师当初赐予下来的至宝,乃是龙虎派开山至今的依仗,外人传説只有阳平治都印盖下了的符箓,才有号令鬼神的功效,但张正一却是清楚,这阳平治都印乃是助人和身周的天地元气交融,更容易琢磨到大道所在,使一身相术修为更精深。

“祸根啊,真是祸根,这件事情你千万要闭口不谈,切莫让诸位师叔祖知晓!”张正一思忖片刻之后,转头望着xiǎo道童沉声道。

xiǎo道童diǎn了diǎn头,转身便朝屋外走去,但此时屋中的二人却是都没发现,刚才张正一话音一落,屋外便有一道黑影突兀离开。

“阳平治都印都被那xiǎo畜生给拿下山了,这张正一真是脑袋里面进了水,难道就不知道阳平治都印对我龙虎派意味着什么么?”龙虎派和张正一同一辈分的张元济转头看着从张正一那偷听消息回来的弟子张道帧沉声道。

张道帧狰狞一笑之后,转头看着张元济轻声道:“师父,这事情在张正一看来是个凶险无比的事情,但对您老来説,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你説説?”张元济眼睛一亮盯着面前的张道帧道。

张道帧嘿然一笑,説道:“应那xiǎo贼既然将阳平治都印带下了山,那咱们哪还有那么多的顾虑,只要在山下除掉他,拿到阳平治都印,然后回山凭借阳平治都印何尝不能让师父您坐上咱们龙虎派的宗主位置!”

“好计谋!道帧,事不宜迟,我看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带上你二师弟道远下山,找准机会去把那两个xiǎo贼给收拾了,就当是为我龙虎派清理门户!”张元济一拍身边的圆桌,站起身来,看着张元济朗声笑道。

张道帧闻言也是冷笑不止,龙虎山上无数夜枭突兀飞起,山风凛冽吹动山腰无数树木,看上去恐怖异常,就如同是潜伏在夜色之中张口就要吞噬无数生灵的野兽一般,狰狞异常!

山上波涛汹涌,但是山下却是风平浪静。

“尊敬的旅客朋友请注意,从洪城到番禹的班机现在已经抵达机场,请各位旅客朋友有序下机,各位接站朋友做好准备……”

番禹机场响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广播之后,从机场的出站口走出来了两个站在人群之中分外显眼的男人。

深圳曙光口腔烤瓷牙
桑植县人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乌鲁木齐看白驳风医院
沈阳儿童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