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疾控小伙为搞研究抓虫数万只夜夜趴地看蟑螂

2019-08-16 18:10:49 来源: 哈尔滨信息港

田俊华在整理蟑螂标本  记者金振强 摄

田俊华与他的蟑螂标本馆

田俊华与他的蟑螂标本  记者金振强 摄

我抓的蚊子,不能按只算,应该按斤算! 80后小伙田俊华从事疾控工作10多年,每天早出晚归,足迹遍及湖北全省及周边60余个县市,捕捉老鼠、蝙蝠等哺乳动物2万余只,其他各类昆虫、带病生物保守估计几万只以上, 如果在某一种病原没有出来之前,能够提前发现它,就有更多的时间提前防治。我就是那个和时间赛跑的人。

每晚趴在地上看蟑螂

2004年从华中农业大学植物保护专业毕业后,田俊华来到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制科工作。工作不久,田俊华就听同事们在讨论:蟑螂难灭。

能有多难? 田俊华不信邪,默默开始了灭蟑研究。当时市面上已经有很多灭蟑的药,多以喷剂、熏剂等为主,这些药只能在发现蟑螂时,对着其喷洒,有一定效果,而且还会产生抗体,对于整座城市的大规模灭蟑,基本没啥用。

为什么不能换个思路呢?能不能在肉眼没发现蟑螂时,就提前将它们杀死? 田俊华的 蟑螂诱杀技术 思路,刚开始并不被同行们认可,面对阻力,他毫不气馁。

在此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他每天以实验室为家,与蟑螂为伴。 蟑螂大多是在夜间活动,所以,我基本上都是晚上在实验室观察它们。 每个夜晚,当同龄的年轻人下班回家、吃饭、看电影、约会时,田俊华则独自一人趴在实验室的地上,观察着蟑螂的一举一动,了解蟑螂的习性、食性, 我当时是单身汉,没觉得有什么,而且这是我的专业,研究它们所带来的快乐,也是别人体会不到的。

经过几年的研究实践,田俊华配出诱杀蟑螂的毒饵,终于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连开始抱着质疑态度的同行都开始采用他的灭蟑新技术。 我配的毒饵很对蟑螂的胃口,具有极大的引诱性,只要它吃了,就肯定会死,也不会产生抗体,就不会有后续的麻烦。

    夜赴深山捉万只蝙蝠

蝙蝠身上有大量未知病毒,对其研究得越透彻,对维护人类健康就越有益。 2012年,田俊华开始了对蝙蝠的研究,采集蝙蝠样本的环境极其恶劣。蝙蝠洞内散发着恶臭,而且在悬崖峭壁上,极其危险;蝙蝠携带大量病毒,一不小心就有被感染的风险。除了在书本上了解过蝙蝠外,田俊华对蝙蝠的认知,可以说几乎为零。但他却毫不畏惧,携妻赴山捕蝙。

我当时需要帮手,老婆跟我是一个专业的,就跟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