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鉴定术百零二章偷鸡不成蚀把米

2020-01-25 04:21:53 来源: 哈尔滨信息港

超级鉴定术 百零二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元甚脸上尽是错愕,愣愣的盯着方升一阵打量。

他眼中的方升就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

当初方升来通纹殿的时候,还是他亲自带过来的,当时方升的修为大概也就刚魂师七品的样子。如今,方升的修为已然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涨了整整一大截。

这一大截,就算是天赋有如赤焰,只怕也要数个月的时间。

而方升,在通纹殿里,满打慢算也才两天两夜!

他的心头莫名想起了赤焰那句话——他的修炼速度还慢?你还真是太小看他了!

正如赤焰先前所说,他实在是太小看方升了。

然后,他又忍不住打量起了整个通纹殿来,从左到右、从上打下、仔仔细细,一阵阵的打量,似是要从这枯燥乏味的通纹殿里,找出一丝蛛丝马迹来。

通纹殿他再熟悉不过,里面除了一堆古本珍本范本,其他什么也没有。

在这样一个地方,居然也有人修炼到修为大幅度提升。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是你?”

看见元甚,方升脸上也是微微一丝讶异。

隐隐之间,他总觉得对方身上似是有什么东西,一直莫名的吸引着他。只是这种感觉又朦朦胧胧,完全捉摸不定。

“对了,你身上不是有一块神迹之符复本么?”

元甚终于想起了正事。

神迹之符?

方升心头一丝灵光闪烁,恍然大悟。

元甚一进门,他就觉得对方身上仿佛有什么不对,如今听见这句,总算明白过来。准确的说,是他的那块神迹之符感应到了元甚,他才会觉得对方身上怪怪的。

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随手一招,便将神迹之符复本拿了出来。

“你的神迹之符复本果然与众不同!”

元甚心头欣喜不已。

先前他同赤焰也只是远远看了几眼,然后方升便收了起来。如今近距离感受,就算没有拿在手上,他也能感受到那块神迹之符上面蕴藏着的磅礴能量。

如今两人近在咫尺,这一次,他一定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只要按照方升的方法,不要说赤焰,就算是他,有朝一日也能拥有神符天语!

恍惚之间,他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

符道神品神符天语在向他招手。

“你有事情……?”方升微微不解道。

“不错,不如你帮帮我……”元甚顺手将赤焰的两块复本拿了出来。

只是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手上的那两块神迹之符复本,只是靠近方升那块神迹之符便已瑟瑟发抖。

他甚至没有看清,因为他已经身不由己。

方升手中的那块复本,只是看见他手中这两块弱小复本,便大浪一般直接扑了过去,一阵虹吸鲸吞,狼吞虎咽。只是一个喘息,便将两块复本吸收的干干净净!

就仿佛那只是一种本能,一种大鱼吃小鱼的生存本能!

这……?

方升心头一怔。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手中的这块神迹之符复本,只是上次吸收了辛炼同自己那块复本,便已经彻底成长,隐隐之间更是仿佛活了过来,具有了一种虎鲸般的残暴。

如今再次吸收两块复本,更是疯狂锐变!

以前神迹之符握在手中,他还能感受到了那种冰块似的模糊形状,感受到那种闪电般的跳跃。如今,握在手中就仿佛握着炎炎烈日,耀眼的白光更是闪烁炽眼。

他的心头甚至有了一丝明悟——

就在刚才,他手中的这块神迹之符复本,已然彻底蜕变!

那是一种虫蛹化蝶,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蜕变!是鱼跃龙门,化龙飞天!

就算只是握在手中,他也能完全感受到了近乎疯狂的力量!

那是已经具有了一丝雏形的神符天语!

“对了……你刚才让我帮你什么?”

方升终于想了起来。

“……”

元甚完全呆住。

他手上的两块神迹之符复本,如今已经碎裂成粉。

东西都已经没了,还帮什么帮!

他原本还想着要方升帮忙,用一块去吸收另外一块,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如今更是为时已晚,他甚至不知道回去以后要如何去向赤焰交代。

隐隐之间,他只觉得脊背一阵阵的发凉,一回头就看见赤焰已经冲了进来。

“你……你……!”

赤焰银牙紧咬,心头恨得牙根直痒痒,只是又不得不按耐住自己。

如果她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寻常的青院学子,她只怕早已将对方教训了一千遍,一万遍。在以后的日子里面,她也可以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去折磨对方。

只是如今,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大须弥寺的行字辈!

一个就算是她的师傅青玄道人,也得拿出瀚海令来做见面礼的人!

一个说话之间便能让青院灰飞烟灭的人!

“你很好,你很好。”

赤焰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镇定自己。

她原本以为,元甚近距离的看着,而她也跟在后面,这次必然能够学到其中敲门。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把自己收藏的两块神迹之符,完完全全坑了进去。

“对了……你们是想让我帮你们做什么?”

方升心头微微惭愧,弱弱道。

虽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不过他的神迹之符吸收了对方两块复本也是事实。

若是能够帮上对方一些事情,也算是一种弥补。

“你已经……帮的很好了……”

元甚唉声叹气,然后又无奈的望了赤焰一眼。

“没事了,我就看过来看看,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赤焰强行陪着笑脸,说完转身离开,临走之间又狠狠的瞪了元甚一眼。

“对了,你真的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方升一脸愧疚。

“没有,真的没有。”

望着赤焰离去的背影,元甚尽是苦笑。

无论怎么看,赤焰都是不忍心对方升下手的样子。但是,赤焰对他可是完全下的了手。一旦回去,终受苦受累的,除了他这个倒霉鬼,也没有别人了。

“算了,我还是回去了……”

元甚又叹了一声,低着头,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就往门外走。

除了回去负荆请罪,他也别无他途。

这一次,他又被方升坑残惨了。

方升心头微微思索,一随手便将神迹之符收了起来。

经此一事,他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辛家人会将那块真正的神迹之符故意拿出来。

这是抛砖引玉。

辛家手中那块真正的神迹之符只怕要比他手中这块还要强横,只要有人带着神迹之符复本去参加名剑争锋,一定范围之内,必然会被辛家人感应到。

如今他手中的神迹之符再次增强,感应范围自然也大上了一些。

一旦他进了青州城,自然也能如此。

青州城内,一间清净的宅院。

院中有亭,亭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如老僧盘坐,凝神修行。

不远处一名年轻侍女轻轻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封信件般的书函。

年轻人一身一尘不染,微微睁眼道:“谁送来的?”

“主子,这是辛家公子辛云术派人给您送来的。”侍女低声回了一句。

“你应该替我看过了吧?”

“奴婢看过了,里面是一个人的一份记录,您还是自己看看吧。是个很特别的人,主子您一定会感兴趣的。”侍女微微一笑,随手将书函递了过去。

“不就是借我的手杀个人么?我莫行云要杀什么人,什么时候轮到他们做主!”

莫行云冷哼一声,拂袖一甩便将那封书函扇到了地上。

说完,他打量院外一眼,又喃喃道:“他怎么来了?”

一句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纵身消失不见。

侍女脸上一抹无奈,走了过去,将那封书函偷偷捡了起来。

大石桥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省清河林区人民医院
河南好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南充妇科治疗费用
海口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本文标签: